相关文章

合肥“的哥诗人”开着车写着诗 至今已写了500多首诗

“的哥”谢运鸿今年52岁了,出租车司机的身份外,他还有着另外一面的生活——写诗。白天,他穿梭在合肥的大街小巷,偶尔灵光一现,便伏在方向盘上,沉浸在诗歌的世界中,这位“的哥诗人”至今已写了500多首诗。

开着出租车写着诗走遍合肥大街小巷

谢运鸿是合肥和瑞出租车公司的驾驶员,约他采访时,他正在工作。每天早上,坐上出租车,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。用他的话来说,诗词都写在路上,穿梭在合肥熟悉的大街小巷,找到创作的灵感。

“我在家里不写诗词,候客时突然灵光一现,我就赶紧把诗词记在手机上。”别的驾驶员将手机别在方向盘上方是为了接收网络订单,而谢运鸿只是为了留住灵感,写下诗词。

一周写一首诗词,如果不写,谢运鸿总觉得落下了什么。积累到现在,已经有500多首,“的哥诗人”称号名副其实。

谢运鸿的诗词总是有着浓浓的历史背景。描写生活感悟,探讨行业见闻,讨论家国情怀,包罗万象。读了他的诗词,你能体会到那种不一样味道。

出租车常年奔跑在路上,谢运鸿苦中带乐:戴月披星走万千,看官听我晒辛酸。风里去,雨中还。不餐烟火赛丘贤。身健不知病老愁,青葱岁月水东流。(《渔歌子·的哥》)

春天来了,谢运鸿用七律《春燕》来描绘春天:燕去南坡寻鸟虫,巢中雏小盼还空。遍搜大野花开少,但见荒郊草未荣。日懒风寒春起慢,人勤星早地生朦……

熟用历史典故谱一首《沁园春·合肥》:

大美新肥,具榜招贤,纳善合流。

望彭蠡入抱,襟怀几大;蜀峰立刃,老气横秋。

翡翠围城,浮庄浣月,鸟唱蝉鸣万树幽。

游湖处、更烟波凝碧,集散沙鸥。

春风总惠庐州,扼淮右江南作齿喉。

有廉公垂世,中堂干国;吴王义勇,白石情柔。

一代天兵,瑶岗敲板,百万雄狮渡水稠。

新潮涌,看长缨在握,又现兜鍪。

一首《沁园春·合肥》,谢运鸿写得慷慨大气。这首词牌正是谢运鸿为投稿“美丽合肥”所写。

这首诗,谢运鸿花了2天时间。细心的他还专门备注解释某个词的历史背景。

每一个词每一句都有典故,不熟悉历史背景熟读诗书的很难写出这样的句子。

但是谢运鸿很谦虚,“平时没有时间读书,现在也不分白班和夜班。但是因为高中学的文科,对历史、风土人情比较感兴趣,无形中关注一些。”

考上大学无奈回家务农再到“的哥诗人”

老家在肥东杨店的谢运鸿,初高中时候,正是上世纪80年代席慕蓉、海子、顾城、余光中等等一大批诗人涌现的时候,他也爱上了写诗。作为八斗中学的语文课代表,他经常将自己的文字写在黑板报上。

1988年高考,谢运鸿考上了合肥联合大学,但是因为家庭贫困,最终不得不选择回到老家务农。

插秧、收割、放牛……繁琐的农活后,谢运鸿还是希望能有所追求,随后他来到许岗小学做起了代课老师,“我是全科老师,语文、数学什么都教,每天带着孩子们一起看书。”

1996年,谢运鸿借钱凑足了驾校的学费,来到合肥学车。第二年,他成为一名的哥。

到如今,谢运鸿已经在路上跑了21年,为了养家糊口,平均每年至少10万公里。每天孤独地坐在出租车里,在“的哥诗人”谢运鸿心中,远方就是自己双脚奔走出的距离,一步一个脚印,不要抱怨生活,只要心中有诗和远方,好日子总会来临。晨报记者 余佼佼/文 卓旻